一条大水

墙头草,同人文禁止转出lof,本lof所有手绘板绘@月下獸

【陆散陆】恶龙与诗人 01

陆散向


【RPS禁转出lof禁@真人←约定成俗的东西不要作死】

ooc有,意见欢迎评论区,lo主一定回哒

架空设定雷者慎

文笔不好我会努力进步

可以接受继续往下

序章走tag【恶龙与诗人】

我爆字数了所以这章更得比较慢,再加上战斗描写苦手……

————————————————————

几年后,大陆东部边缘森林。

两个身影慢慢从树林深处显现出来。一个有着一头妖艳的紫发,一张轮廓柔和的脸,组合在一起美好得让人想起故事中的精灵。可他身上披着的和他本人完全不搭风格奇怪的法袍又令人将刚要脱口的赞美硬生生卡在半路。他的同伴看起来就令人舒服多了,一头利落的棕色短发,脸上常伴着的笑意,一套蓝色劲装和身后的红色半披风虽不很起眼,但手上那把弓凡是对武器有入门知识的人都一定能认出来——那是由曾经大陆最强锻造师优瓦夏亲自制造的“恢宏”①,独一无二。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几年前就开始组队冒险的神奇陆夫人和逍遥散人了,而他们来这森林是为了寻找优瓦夏遗留下的另一把失传已久的剑“旗帜”。据说这把剑还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而且只能在特定的人手上发挥,至今还没人能确切说出这魔力到底是什么。

再来说这森林,它被称为大陆丧生率最高的森林,究其根本就是它凶险的地形和几乎完全相似的景象。无数冒险家为了追寻宝藏深入其中,结果迷失于此。但这些因素好像完全没影响到两人,他们还是挺悠闲的走着,好像不是出来冒险而是旅行的。原因嘛…当然是神奇陆夫人的神奇记忆力啦!






[…夫人你那袍子能换一件嘛,这也太难看了。]

[这属性很好的!]

[不是,这和你整体风格都不搭!咱又不是没有钱!]

[诶哟哥你还说,咱俩挣哪钱都沿路救济人家去了,哪还剩啊!]

[……]

[行行行,你小公举爱美,我这下次换,下次一定。]

[…毛笔玩意就小公举。]散人停下脚步,低头嘟囔了一句[还不是为了你嘛…]

[嗯?你说啥?]夫人刚回头看了眼好像在原地闹起别扭的散人,余光就扫到了侧面极速而来的一道银光。散人极佳的听力自然来得及躲过,但夫人明显反应更迅速。下一秒,散人就已经落在夫人温暖的怀抱里了。

不同于几年前一头撞上的生硬感,现在这个情况…简直像是情人间的拥抱。不管是刚刚好的力度,还是令人心安的温度,都温柔得让散人心底软得一塌糊涂。

不过现在大概不是个适合儿女情长的时间,即使心里不舍,散人还是轻轻从夫人的怀里挣脱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夫人环着他的手臂僵了一会才放开。

散人转头看向旁边的树干,刚刚的银光原来是根通身银白的箭矢。整只箭做工精良,不是一般人类能打造的,估计…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答案。追着他们的大概就是矮人了,矮人钟爱宝藏,约莫是看上散人的那把弓了。矮人一般成对行动,估计是想欺负他们人少,想占便宜吧。

于是下一刻,几乎是同时,散人翻身上了最近的树,而夫人则闪身到了同一棵树后。散人作为远程职业,占据最高点就是最大的优势。他搭上弓,静下心,感受着风带给他的信息,“恢宏”在他手中也仿佛有了生命,微微振动着期待着接下来的战斗。夫人也没闲着,闭着眼睛,在树后默默吟诵起繁杂的咒语,他的周身浮起些微金色的光芒,顺道也将散人一道笼了起来。两人静静等待着森林里传来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来了。]夫人睁开眼,柔和的绿瞳带上的威慑让人胆寒,他从树后现身,手上已经蓄好力的法杖迸发出一道金光直冲着还在试图隐藏自己的矮人弓箭手。在夫人出声的同时,散人的第一支箭也射了出去,跑在最前面的矮人应声而倒。伴随着不断魔法碰撞和肉体倒下的声音,两人都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夫人呐,这些矮人…是不是太弱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大概有点问题。]

[那我不管了,这么弱没意思,不玩了。]说着散人把弓收了起来,一屁股直接就坐在了树干上,晃着一双长腿看着树下还在和矮人周旋的夫人。

[诶哟哥!你干嘛?]

[我累了,我休息会。]

[…行行行,那我速战速决吧。接着。]夫人解开了那件宽大的袍子,往还在树上晃着腿的散人甩去。也幸亏散人反应快,刚好来得及捞回那件毫无美感的法袍。

[能行嘛!我这要没反应过来你这袍子不掉地上了嘛!]

[没事儿,你这不接着了嘛。]夫人反手抽出藏在身后的剑[我上啦。]

夫人意识很好,反应也很快,动作干净利落,估计专职的战士都达不到这种地步。他在矮人中穿梭着,铁剑挥舞着,明明每个动作都是狠历无比,却还是优美得像是舞会上的女王。没扎起的紫色长发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光线透过缝隙洒在他身上。

[真的…很好看。]散人看得有些出神,渐渐想起了以前的事。初遇时夫人好像对这大陆一知半解,很多时候当老妈子的都是散人。过了段时间,散人发现夫人爱上了看书,甚至一些用十分晦涩古老的语言书写的书他读起来也毫无障碍。渐渐的,夫人懂得越来越多,散人也乐得清闲,照顾和被照顾的角色也就掉了个个。像今天这种“撒娇”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而散人发现…他很享受这种好像被宠着的感觉。每次他提些什么要求,闹些小别扭,中途不管多少波折,最后妥协的总是夫人。一想到夫人无奈但还是温柔笑着的脸……逍遥散人你要完。

正当散人还在思绪里漫游时

[散仙儿你后面!]

夫人焦急的喊声和异物破空而来的风声一起传进了散人的耳朵里,树上可供躲闪的空间不大,于是他直接向前一倒,直接翻下了树,又往前滚了几圈才刹住了车,一身树叶和泥土看起来有些狼狈。

夫人那边急了,直接一个法术打了过去,就不再关注那边的情况,三步并作两步跑回他身边,拉住散人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几圈确定没什么大伤才松了口气。刚抬手放了个治愈开口数落了起来

[傻蛋你是真的傻吗?!自己身边都不注意点嫌命长吗?!]夫人越说越气,语速也越来越快,到后面简直像自家老妈子在碎碎念了。散人脸上的笑意越扩越大,自己的感情都那么明显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这个人那么好。有什么不值得的。

这样想着,他伸手拉了拉夫人的手臂,

[夫人我没事,我真男人,不虚。]

[就你这还不虚?散仙儿我告诉你……]

[肖尧。]

[…你说什么?]

[我的真名,肖尧。]②他抬头看着夫人,棕色的瞳仁映在了碧绿的眸子里,那里面的惊讶和欣喜一点不差的落进了肖尧的眼底。夫人理了理情绪,话里带着满满的笑意

[陆之遥,多多指教。]






几天后,肖尧抱着件修改过好看了不知多少的袍子递给了陆之遥。

[嘿没想到傻蛋你还会这个!诶?你手怎么了……]

[……没事!]

tbc
————————————————————
①原梗来自《I wanna be the magnanimity》不过我查到的翻译有“宽宏”“大度”,有太太用过了我就胡乱改了个字_(:з」∠)_

②私设真名在这里是很重要的东西。因为有魔法设定,一些咒语发动必须要知道对方真名,所以冒险家一般都用代号互称。一般是十分亲密或者信任才会告知真名,所以在序里散人虽然奇怪夫人的代号但也没问真名是很正常的事啦。


手机打字打得我要疯了_(:з」∠)_而且感觉这章有点赶了……还是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喜欢请留个小红心么么哒~

欢迎订阅tag【恶龙与诗人】

我们下章再见辣!(。ò ∀ ó。)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