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水

墙头草,同人文禁止转出lof,本lof所有手绘板绘@月下獸

【陆散陆】恶龙与诗人 02

陆散向

【RPS禁转出lof禁@真人←约定成俗的东西不要作死】

ooc有,意见欢迎评论区

架空设定雷者慎

文笔不好我会努力进步

可以接受继续往下

前章走tag【恶龙与诗人】

仿佛不想写【不】同人糖根本比不过官方好吗……

——————————————————————————
森林的夜晚比城镇安静多了。即使白天凶险,到了夜晚却是一派祥和。隐隐的虫鸣,潺潺的水声,风在林间穿梭,精灵在低低的吟唱。夜空晴朗无云,开阔的天际闪烁着无数的星星,柔和的月光像开了盏温暖的床前灯,轻轻点亮了整片森林。


陆之遥从帐篷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确实比故事里说的美多了。]他顺手捋了捋头发,随便找了棵树靠着就地坐下。


陆之遥,活了几百年,正值壮年的一头龙,陷入了龙生最大的沉思。


他一开始离开自己栖息的洞穴跑到这大陆中心来就是单纯想看看这世界。从友人那里听到的故事都是那么有趣,故事里友人曾遇上的人们是那么英勇善战,聪明智慧。他们之间的坚不可摧的羁绊又是那么令人动容。


这些种种都是他未曾体验,也未曾了解的。而在友人故事中,一开始他最感兴趣的就是逍遥散人。


在友人提起的【那件事】里,散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正是凭着他极强的观察力和临场反应能力,他们才得以完成任务,整个小队全身而退。


所以出发冒险的陆之遥就在各地流浪着,寻找着,终于在那个夜晚在酒馆第一次见到了逍遥散人。


他讲故事的时候陆之遥一直在角落认真听着。散人的声音很好听,说不出的让人觉得舒服,一定要形容起来,大概就是山涧里泉水敲击石头传出来的叮咚声那样悦耳。


陆之遥听得出神,直到散人故事结束,收拾好东西,他才如梦初醒,匆匆在门口堵住。谁想到描述中那么可靠细心的人竟然走路都不看路,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真是个傻蛋。]他在心里想着。








陆之遥一点弯没转的提出了组队邀请,一出口才觉得这记直球不妥,友人叮嘱过的自己的直白一着急就忘。结果闲聊两句后散人就这么答应了,一只手伸到了面前。


他笑了,很久违的开心的笑了。


之后几年就是一起努力打怪冒险升级的日子。他们像有着天生的默契,直接渡过了磨合期,配合起来顺手无比。


一开始很多事只是听人讲容易,实践起来难。即使磕磕绊绊,散人也从来没说过什么,而是不耐其烦的一件件上手教。


总一知半解让人这样照顾确实不太好,于是陆之遥发现了个好方法——看书。也许是龙类天生的语言天赋和陆之遥自己对书籍与生俱来的喜爱。他简直是从最初就完全投入了进去,没日没夜的阅读着。熬夜的习惯也就这么养成了,横竖着几百年也没少睡是吧…


而且散人还为此养成了个很令他感动的习惯。本来极力反对他熬夜的散人在多次劝说无果后选择放弃,但每天晚上临睡前总会来看看夫人,顺便带杯热牛奶才回自己房间。


陆之遥孤身一人几百年的寂寞就这样被一杯杯热牛奶轻易化开了。


当时陆之遥还以为自己对散人的感情大概是比普通朋友高一些。直到一次,他们被整个小队的人袭击。战斗经验还不足的陆之遥还没养成眼观六路的习惯,所以当背后冷箭袭来的时候完全没没发现。旁边的散人倒是反应过来了,但动作还是不够快。来得及推开夫人自己就没了时间躲,只是扭出了一个角度让箭只是擦过肩膀而不是贯穿。


箭矢擦破了衣服还狠狠拉开了一道口子,翻出的肌肉组织和渗出的鲜血看起来十分可怖。散人站稳后忍着痛又拉开了弓朝着箭来的方向射去。很快,一阵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传了回来。散人松了口气,突然又感觉背后一股冷意,赶忙转头,入眼就是夫人黑着一张脸,剩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瘫倒在地,看起来没几个还有意识的。


散人很不解,这肯定也体现在他表情上了。但夫人好像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继续板着脸默默帮他收拾伤口。


其实陆之遥被推开那瞬间是愣住了,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散人肩上那一大道口子。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紧缩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极大的愤怒。瞬间释放的威压压垮了想要抓住机会冲上来的几人,估计没死也要变智障了。



接下来帮散人处理伤口的时候陆之遥脸色确实不大好,估计散人看出他心情不好所以什么都没问。也幸好他什么都没问,陆之遥还真没什么借口可以说。



晚上他躺在床上时才认真反省起自己今天的行为。自己…是不是太不冷静了?说实话,擦伤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是一个治愈术的问题。他怎么就…那么激动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渐渐浮现。陆之遥翻身把头埋进枕头里,露在外的耳朵早已是熟透的红色。


[…完蛋了,这不是爱上了吗?]








发现心意后好像一切照顾都成了顺理成章,反正自己喜欢他,既然可能是单方面的付出也没有关系。然而陆之遥的“关心”总被散人调侃成老妈子。陆之遥也只是笑笑,该怎么宠继续宠,散人也一副乐得享受,撒起娇来活脱一个小公举。


这种日常在陆之遥以为不会有改变的时候,散人把真名告诉了他。他是有听说过冒险家交付真名的意义的,但…事实上真正托付了真名的都是情侣的多…


所以,他陆之遥是不是还有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的他们就启程寻找传说中的那把“旗帜”。优瓦夏确实把他放得很隐蔽,简直…隐蔽过了头。他们走到了大陆的边缘,面前是无尽虚空,背后就是优瓦夏放“旗帜”的地方。


[这什么趣味把东西放那么偏…]陆之遥站在洞穴外等着,有些无聊的看着边缘下面好像望不到底的空间[要是掉下去怎么办。]


[这不安全嘛。别说了来试试好不好用。]肖尧从洞中出来,手中提着把通体泛着紫光的剑,伸手递给了陆之遥。


剑入手很轻,但是很有力量感,陆之遥拿着剑对着空气随手砍了砍。


[还不错,挺好用的。不过这附加的魔力到底是…哎傻蛋你别站那么边,等会你就掉…肖尧!]


陆之遥话还没说完,本来站得好好的肖尧脚底下的土地突然消失,整个人控制不住的下落。


下落中的肖尧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面朝上面他才能勉强开点眼睛。空中的风刮得他耳朵生疼,所以一个不同的声音出现的时候没反应过来,直到一大片阴影笼罩在他头上。黑影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压,肖尧努力伸手向后勾了勾他的弓。肖尧这时才看清那是什么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龙?!]而且,它的眼睛,好熟悉。肖尧莫名就有了种安心感,好像有它在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的时候肖尧已经躺在之前营地自己的床上了。身体上也没什么不适,什么感觉也没有,好像之前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


[对了,夫人怎么样了?]


肖尧急急忙忙跑下床,跑出帐篷去却没找见另一顶熟悉的帐篷。他走过去,地上只留下了一封信。打开一看只有三个字


[对不起]


肖尧想起了那只龙的眼睛,那双和夫人一样的温柔的碧绿的眼睛。


[陆之遥你傻蛋!]

tbc
————————————————————
我有努力在排版…但是手机太无力了

前几天考试去了所以没写更没打……

等着看的小伙伴真是不好意思_(:з」∠)_

还有下一章可能会更久】别打我!

喜欢请留个小红心~

欢迎订阅tag【恶龙与诗人】~

我们下章见辣!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