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水

墙头草,同人文禁止转出lof,本lof所有手绘板绘@月下獸

【牧春】行かないで

牧春女孩永不服输

两三天终于冷静一点了,也看了不少gn的第七集脑洞

写了一个短短的我流第六集结尾

是个甜饼

但是好久没写东西了有点手生

ooc❗❗❗









————————————————————

牧在哭。

那双平时总是认真看着他的眼睛现在蓄满了泪水,下眼眶已经承受不住堆积的泪水决堤了。它们顺着牧高挺的鼻梁滚落,滴在那件染色t恤的粉色色块上,似乎又把边缘晕开了一些。

春田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牧。即使是那一次在wonderful,牧对他大吼的时候也只是眼睛亮亮地在闪烁而已。不像现在,发光的部分前仆后继地涌出来,像是光芒在从牧的眼睛里流逝一样。

不想这样。

不想看到光芒从那里面消失。





在春田创一的大脑开始重新转动之前,他已经冲过去抱住了牧。因为冲劲过大,春田的手磕到了茶几还硬是推开了一段距离,两个人也顺着惯性摔倒在了地板上,但他仍然紧紧抱着牧。

牧在他怀里挣扎,手脚并用地想要推开春田,没完全结束的感冒让他还不太能用上力。春田的脑袋深深埋在他肩膀上,手扣着腰,一双长腿缠着他的,和他前几天煮的那个年糕扒着筷子那股黏劲有得一拼。

「春田前辈,放开我!」

「不放!」

「放开!」

「不放!」





挣扎了一番无果,牧也累了,索性先停了下来,脸靠着春田的头。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作,保持着这个滑稽的姿势静静地在地上躺着。

「…为什么?」

春田还把脸埋在牧的肩上,沉闷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喉咙低低的振动共鸣着牧的心跳

「是我做的不够好,让爸爸生气了,让你失望了对不对?」

「这些我都会改的,再给我点时间,不要走好不好。」

春田的声线越来越不稳定,牧从肩膀的温热明白了这个人又在哭了。他从刚才说要和春田分手的时候就一直低着头,都快要缩回胸口里了,就是怕看到他的表情动摇,没办法下定决心离开他。

而现在这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他,像抓着世界上最后的依靠,还在怀里小小声和他道歉,希望他留下来。牧眨了眨眼睛,把又要流出来的泪水挤了回去,开口说到

「刚才春田前辈的妈妈回来了,」

「她说春田前辈从小就千珠千珠的叫,每天和千珠小姐跟在铁平哥后面跑。」

「妈妈说身体不好,可她还想见见孙子…她」

「我今天拒绝千珠了。」

春田突然抬头,看着牧的眼睛说了一句。

「千珠说她喜欢我,但是我拒绝她了。我说我在和牧交往了,虽然她也不是想做些什么…但是我有认真的拒绝。」

「我选择和牧交往不是冲动。并不是牧问我要不要交往我就直接答应了。」

「我选择牧,是我想要和牧在一起才答应的,不是别的原因。」

春田一直看着牧,一字一句地说完了这些他酝酿了很久的话,他早就应该告诉他了。

牧的鼻子又酸了起来,眼底像是起了雾,眼前的春田又模糊了几分。喉结滚动了几下都发不出声音,声带摩擦又摩擦才挤出了完整的句子

「真的,选我就可以了吗?」

「春田前辈,真的和我在一起就是幸福了吗?」

春田放在牧腰间的手紧了紧,重新抱了回去,在牧的耳边回答

「是牧就行,我喜欢的是牧凌太啊。」

牧的眼泪最后还是冲破了防线,他抬起手,回抱了春田。这个拥抱契合得过于完美,他们的弧度正好互相弥补,仿佛生来就是完整的一块,辗转至今终于得以重新复原。





拥抱维持了一段时间,春田刚哭完充满鼻音的声音又在牧耳边响起

「牧,我手好痛…」

「谁让你冲过来的,要是茶几被你这个笨蛋撞坏了怎么办。」

「牧你还是哭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刚才还哭着求我留下来的是谁啊?抱着人家哭竟然还把鼻涕流到我领子里了!」

他们吵着吵着又在地上推推搡搡起来,春田捏着牧的脸,牧捏着春田的鼻子,打闹中对视了一眼,对着互相的鬼脸相视一笑。

牧先放开了春田,又拍开了还想继续在自己脸上作祟的那双手,站起来之后伸手把还在地上躺着的春田拉了起来。牧把春田的手背翻过来,看了看被茶几磕青了的那一大块皮肤,低头亲了上去。

春田的脸一下红了,牧薄薄的有些冰的嘴唇贴在那块淤青上,红色的嘴唇与青色的淤处形成的视觉冲击实在太大。他害羞得几乎想下意识抽出手,可是脑内自动回放起牧刚才的哭颜,他又停住了,不想看他再露出那样表情的感觉占了上风。

牧抬起头看他,发现他的脸已经红得像是刚从桑拿房出来,悄悄收回了继续逗弄这个前辈的抖s心。

「那先擦药吧,等会春田前辈去洗衣服,都沾满鼻涕了。」

明明我这件衬衣也都是牧的眼泪…春田在心里小声念叨。

这边春田还在心理活动,下一秒牧突然就吻了上来,刚才还贴在淤青上的嘴唇现在就到了春田的嘴唇上。舌尖轻轻推开春田丰润的唇瓣,打开牙关,撩起舌头在口腔里一起动作起来。

这好像是第一次舌吻吧,春田在愉快的晕眩中模模糊糊想着,不过也就持续了一会,春田马上快乐地决定放弃思考沉浸在这个吻里。

春田感觉自己快要缺氧了,有点用力地捏了捏牧的手臂,牧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被吻肿得更加红润的嘴唇。

「这个是学费,等会我教你洗衣服,这次要好好记住了啊。」

「那我还是不要学会好了…」

「喂!」

「对不起!我会努力的!」

春田站直,装模作样地向牧敬了个礼,配着身上那一套刚才被搞得皱巴巴的衣服怎么看怎么滑稽。牧憋不住严肃脸,笑了出来,露出了这几天来最真心的笑,一个背后没有藏着阴暗情绪的笑。春田也笑了,他看到了光芒又回到了牧的眼里,他的眼底也带着笑意,亮晶晶的像是他邀请他roomshare那个晚上的夜空星。

啊,不好意思,早就不是roomshare了,是同居。

fin.
——————————————————————

啊半夜摸了个没什么意义的特短短篇

已经周三了

虽然一边骂剧情是💩可是还是不希望它完结那么快

希望编剧能好好圆回来

希望牧春能幸福❤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