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水

墙头草,同人文禁止转出lof,本lof所有手绘板绘@月下獸

【陆散陆】恶龙与诗人04[完]


陆散向

【RPS禁转出lof禁@真人←约定成俗的东西不要作死】

ooc有,意见欢迎评论区

架空设定雷者慎

文笔不好我会努力进步

可以接受继续往下

前章走tag【恶龙与诗人】

完结撒花~久等辣~
————————————————————

[是龙!是那头恶龙!]老人兴奋得手舞足蹈,脸上表情逐渐变得痴狂,[那么多年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终于……终于!我要先杀了你报仇,再带走你的财宝!]

陆之遥垂眼看着脚底下这人类,突然觉得有点可悲。他想起来了,多年前他救走pi的时候本意是不想伤到太多人,能震晕的大部分都震晕了,可偏有个人不要命一样的冲上来。他不得已弄残了他一条腿,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放弃,结果今天还把肖尧也给扯进来了,真是太失策了。

[都是你!都是你!那么大一笔悬赏金全都付诸东流了!还有我的腿,幸好救助及时,用魔法回复了,要不我就等不到这天了。]从陆之遥出现后,不少人已经吓得有些腿软了,而老人却还完全不在意的一步步向前,不断向陆之遥靠近[就让你看看我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吧!]

话还没说完,老人举起手上抓了许久没有动的法杖,摆出了一个奇妙的投掷动作,嘴里以极快的速度念着咒语,然后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以一种不属于人类的速度和力量将法杖直直掷了出去,目标直指——陆之遥身后的肖尧。

陆之遥判断出目标是肖尧之后摸不着头脑,但他没有躲,把肖尧护在身后挡了个严严实实。那根法杖也就准确的没入了他的身体,然后就是血液落下敲击地面的声音。

[我就知道目标是他你一定不会躲,而是帮挡刀,真是感人肺腑的故事。]老人笑着,仿佛对这结果满意无比。

[夫人!]

掉线许久的肖尧终于重新连接上了事态的发展,刚才还挡在他面前的巨大身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地上躺着的熟悉的人影①。肖尧努力的向那边跑去。

一旁得手的老人高兴得不行,还在啰啰嗦嗦念叨着

[我耗费多年的心血就是为了让你维持着这个状态,我还就不信了你这副样子能做些什么?!]

周围本来害怕得发抖的人也受到了鼓舞,一个个又握紧了武器,狞笑着围了上来。

陆之遥心里暗暗叫苦,刚才那一杖的威力确实是他始料不及的,本来想反正龙形态皮糙肉厚应该影响不大,没想到直接给打成人型了……他伸手摸了一把还在向外淌血的腹部,那一杖不但附了魔力,这力度也不是盖的啊。伤口还蛮深,自愈能力也用不了。啊…眼前开始模糊了,这样下去不但救不了肖尧,自己也得搭进去。诶?肖尧呢?

陆之遥刚回头就看见气喘吁吁跑向他的肖尧,他先是看了眼夫人的伤口,然后就毅然决然的挡在夫人面前。

[散人…?]背后传来夫人的疑问句

[不是我是谁?夫人你傻了么?]

[别闹,你听我的先走,他们目标是我的话你要逃影响应该不大,是你的话一定……]

[我不走!]肖尧头都没回,从陆之遥的角度看过去低垂的额发盖住了表情,看不真切。

[我好不容易找回你,要走一起走!别再丢下我啊…]发现夫人离开起积累的委屈在听到夫人又要赶自己走的话时一股脑宣泄了出来,完全没经过大脑自然也没意识到这话里的暧昧。

[肖尧你…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诶诶刚才我是不是表白吗?是表白吧!啊啊啊怎么就说出来了!!!

还在内心自我检讨自己的粗心大意的肖尧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稍微用了些力度却还是恰到好处,感觉却和以前不管哪一次都不同。

[我也是。]陆之遥凑在肖尧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清楚的看到他的耳廓迅速的变红了。真可爱,陆之遥心里想着。

两个人终于想起旁边被忽略的一众敌人,赶紧放开对方。陆之遥解下外袍②系在腰间止血,右手抽出了剑

[现在我更不能死在这里了,上吧!]

[……夫人你这样好怂。]

[闭嘴。]





一番激战,两人都拿出了以一敌百的气势在战斗了,奈何敌人数量实在太大,两人身上又添了不少伤。夫人的情况更糟,之前用外袍裹住的腹部的伤口的还在流血,甚至又渗出来染了一片深红。陆之遥出血太多,意识模糊向前栽去,幸亏肖尧反应及时接住。陆之遥顺势靠在肖尧的肩头,声音疲惫。

[肖尧,这次估计我得交待在这里了,还牵扯上你真是对不起啊。]

[陆之遥你能消停点么,这种话说多了会成真的你懂吗?]

[成真……等等,我好像有办法了!]肖尧感觉肩上的人一下兴奋了起来,偏过头去看正对上陆之遥激动得亮起来的绿瞳。

陆之遥从背后掏出了另一把剑,赫然是之前他们千辛万苦去取的优瓦夏留下的“旗帜”。他用剑撑着自己,和肖尧对视着。

[肖尧,你信我吗?]

[信是信,可你要…]

[我一定没办法变回原型,我们今天一定逃不出去了。]③

[诶诶诶?]一头雾水的肖尧还没来得及开口,面前的的陆之遥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龙。站在下方的肖尧可以清楚的看到腹部拉开的那一长条口子,他伸手摸了摸,心疼得很。

[没事的,快上来。]

[好。]肖尧点点头,夫人稍微趴下了些,他顺着爬了上去,抱紧了陆之遥的脖子。

陆之遥对这种情况好像十分满意,从深处喉咙传来的笑声成功让肖尧窘迫了一会。

[抓稳了,那个老人必须除掉,不能再留后患了。等会我贴地飞一段,他就交给你了。]

[好。]

那对巨大有力的双翼展开了,带起了一阵风,卷起了地上的沙石,还在地上的人大多被迷了眼睛,失了方向。而陆之遥凭借着优秀的视力迅速确定了了老人的位置,直接冲着目标去了。肖尧也配合着抓稳了弓,做好了准备。

那边的老人从陆之遥变回原型开始就像发了疯一样,嘴里乱喊着不可能之类的话,他的不少手下也被她这样子吓到,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像无数次那样,肖尧拉开了弓,箭头瞄准。陆之遥飞得很稳,给肖尧一种在平地上射击的感觉。所以他的箭能准确没入老人胸膛确实没什么好惊讶的。

肖尧收好弓,重新抱紧了陆之遥的脖子,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熟悉得令人安心的气息环绕着,再加上战斗后的疲惫让他就这么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在坚实的大地上了,环顾四周,大概是个山洞。夫人还没变回人型,趴在旁边看着肖尧。认真得有些过头的神情让肖尧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你你你干嘛呢?]这种表情太犯规了吧!

[我在想啊,我是不是又在做梦,又梦到你了。然后等我睁开眼睛又是新的一天,只是那新的一天还是没有你。]

[不会的夫人,]他伸手搭在了陆之遥的爪子上,安抚性的拍了拍[我真的在,不是梦。对了!你的伤…]说着急急忙忙想拉开去看。

[没事的,它已经开始愈合了,你看。]说着陆之遥抬起了爪子,露出腹部的伤口,大体上已经结痂了,可看起来还是很狰狞。

[睡吧,先休息几天。]

[之后呢?]

[和我组队吧!]

[好!]





[来来来睡我这来,暖一点。]说着在自己身前圈出了一块地,再顺手把肖尧拉进了怀里。肖尧也不客气,调整好位置就闭上了眼睛。

[是挺暖的。那么晚安。]

[晚安。]

空旷的山洞里一人一龙依偎着,看起来怪诞却又无比和谐。相信无论前路漫漫,他们都能这样相互支撑着,一直走下去。

Fin.
————————————————————
注①:当然穿着衣服,带着装备,没有原理。原因大概为了避免打斗过程中出现少儿不宜场面_(:з」∠)_

注②:散人补那一件被好好收起了啦,这件是普通的。

注③:反Flag大法好。【严肃脸】不过设定上这里力量不能太bug了,所以不能干扰生命存在,包括治疗。所以只能这样啦。


好啦这一篇正文就这么完了,也是写了蛮久的【中间还一拖拖几天等着看的GN真是不好意思ORZ。

总之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们~喜欢就留个小红心吧~

番外是P陆,陆散only就到这吧~

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2)

热度(12)